无错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青叶灵异事务所 > 正文卷 第1708章 求助无门
    那声音语气听起来情真意切,是真的着急。顶点 更新最快

    毛主任非常难办,解释了一下我们没找到人,对方却是不依不饶,有些走投无路,只能抓住这最后一根稻草的绝望。

    我问了毛主任她现在在哪儿,才知道她根本不在工农六村的居委会,而是在派出所。这人原本在派出所里面求助,派出所的民警小古帮忙联系了毛主任,毛主任又找到了我。

    这事情和拆迁办没有关系,但那个人一定要找青叶,恐怕是遇到了什么灵异事件。我猜测他可能是青叶过去的委托人。

    赶到了派出所后,我在大厅里面就见到了毛主任和小古。

    自从不再努力找青叶的人之后,我们拆迁办和小古的联系都减少了。

    小古跟我打了招呼,无奈地看向那个颓丧的男人。

    他没怎么看我,低着头,全身上下散发着一种灰暗的气息。

    我瞄了好几眼,确认这种气息不是我的错觉,不是他姿态、神情太过丧气,才让我产生了那种感觉。

    那是确确实实的一种气息。

    我甚至觉得这种气息很眼熟,像是我见到过的某种阴气,又有所区别。

    “……就是这样了。我们也没什么办法。派出所早就查过了,查不到啊。”小古叹气。

    毛主任也是一脸无可奈何,问我道:“你们之前查了挺久了,没查到什么吗?”

    “嗯……”

    “对了,这人说自己以前找过他们,委托他们办事情。事务所里面那些档案里面可能就有他。”小古说着,神情怪异。

    他应该是不相信灵异事物存在的。大概是将这个男人当成了迷信的人。没当成疯子已经是好的了。

    我问道:“他叫什么?”

    男人这时候看向我,主动说道:“我叫阮寒。”

    “嗯?阮寒……”

    这个名字我应该在档案中看到过。

    是哪个事件……

    “阮先生啊,我们都给你解释过了。人真的找不到。房产局档案,户籍档案,还有其他的能找的,我们之前都找过了。这位就是拆迁办负责那个小区拆迁的。他们真的想了很多办法。事务所里面那些档案,他们也看过。真的是找不到人,一点办法都没有。”小古诚恳地劝道,“你要遇到什么办法,如果是我们警察能帮到你的,我们会帮忙的。不贵警察管,我们也能帮你联系有关部门。”

    毛主任补充道:“你什么都不说,也不说自己碰到了什么事情,只是要找人,我们帮不了你啊。”

    阮寒好像没有听进这些话,直直看向了我,“你看过那些档案?录音?他们有做录音的吧。所有东西都录下来了。”

    “看过一部分。”我只得承认。

    阮寒的表情不断变化。他可能是在纠结要不要对我说出实情。

    面对小古和毛主任的时候,他一定什么都没说。正常来讲,一个人也不可能随便跟人说自己遇到鬼。真的遇到鬼,被鬼纠缠的人,最不可能直接说出这种事情。

    但我算是“知情人”。

    他现在犹豫,恐怕就是担心我不相信档案中的记载,不相信世界上有鬼。

    “时间也不早了。要不这样,我们找个地方吃饭,你慢慢说吧。这附近有些小饭馆。”我主动给了阮寒台阶。

    “哎,这个……”小古有些诧异。

    “没什么。碰到困难了嘛,总想要找人帮忙。我能不能帮得上不好说,但听一听总可以的。说出来会好很多吧。”我打了个哈哈。

    小古和毛主任也没说什么。他们一个还要值班,另一个家里有人等吃饭,都不会跟我们走。

    阮寒这次没有多犹豫,沉默地就跟我出了派出所。

    我打了个电话回家,说了在外面吃饭的事情。

    阮寒一路都没吭声,由我决定了一家小饭馆,点了菜。

    “不喝酒,可以吧?叫两瓶饮料。”我说道。

    阮寒看看我,扯扯嘴角,“我倒是想喝醉,但是现在不敢……”

    我没接话。

    我们坐在了小饭馆的角落。

    晚饭的时间点,饭店里面很快热闹起来,人声鼎沸。

    菜上齐了,饮料也来了。

    我吃了几口,阮寒吃的比我少一些。等我们都放下了筷子,饭桌上还是那么安静沉默。

    我转着饮料瓶子,考虑该怎么开口。

    我还没想起来阮寒是哪个档案中出现过的人……

    “你看过了他们的档案?有看到我吗?”阮寒问道。

    我抬眼看向了阮寒。

    阮寒捏着饮料瓶,“是关于诅咒的事情,有人在我们群里发了语音红包,那段文字,是个诅咒。”

    我恍然,记忆中浮现出了一些内容。

    阮寒看着我,“看过了吧?”

    “嗯。”

    “那些是真的。”阮寒说道,“那些事情都是真的。”

    他说得非常认真,虽然没有提高音量,没有特别的表现,但我能感觉到他的那股子认真严肃。

    他很郑重地对待这件事。

    我有些忘了档案中的阮寒有什么表现。那个档案在我的印象中就是个不知轻重的傻瓜随便尝试诅咒,引来了恶灵,导致了伤亡事故。

    这在青叶碰到的委托中实在是太常见了。

    就是在影视圈的各种作品中,也是一种泛滥到让人无力吐槽的情节。

    对旁观者来说,这不是大事。

    对当事人来说,这就是一辈子的事情了。

    我坐直了身体,对阮寒点点头。

    阮寒放松了几分,像是喝酒一样,将饮料喝光了。

    “我以为,就那么一件事。结束了就结束了吧。他们说都处理好了,那个东西已经跑掉了。我……”阮寒苦涩说道,“我一辈子,也没什么特殊成就,不是名人,学习、工作、现在生活,都只是还行……”

    我默默听着。

    “你说,我这样的,一辈子碰到一次这种事情,应该就是极限了吧?已经是很夸张了。以前老人家说,成年之前,没碰到过这种事情,一辈子都不会碰到。我已经够倒霉了……”阮寒像是醉汉,喋喋不休地抱怨,一直没有说到正题。

    我没有催促,只是继续转着饮料瓶子,等着阮寒的下文。

    “我又碰到了……又碰到了……还他妈不一样!”阮寒稍微拔高了一点声音,但在这个嘈杂的小饭店里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他推开了面前的空饮料瓶,靠在了椅子背上,“这次还不是我一个人碰到了这种事情……我害死我表弟了……我……”

    他一个大男人,突然哽咽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