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一陆繁星(陆繁星厉绍棠小说) > 第333章 厉景彦苏虞番外46
    苏虞有刹那的冲动想放任自己一回,找个人在自己身边,累的时候可以靠靠他肩膀,不需要有过多的言语,只要一个眼神彼此就能懂,但……这种事也就只能想想。

    她真的差一点就要靠上去,可最终她并未这么做,扬手轻拍男人肩膀,“走啦!回酒店睡觉。”

    “诶,你这人怎么这样?”段安瑞看着她窈窕背影开始碎碎念,“有时候真不懂情趣,你靠一下不当我女朋友又怎么样呢!我又不能逼你,有时候你就是太没情趣了。”

    “不过,这也是你的可爱之处。”

    “……”

    苏虞走在前面静静听着身后的人唠叨,可爱?她是一个三十几岁的失婚女人,怎么还会可爱?

    若真是可爱的话,那也是傻的可爱吧!

    在两人去下榻酒店的路上,苏虞收到一条来自厉珂儿的微信,“你还再喜欢我大哥么?”

    厉珂儿问的直接,让苏虞有点应接不暇,她看着微亮的手机屏幕,隔了好一会儿才回复道:“没有。”

    “没有就最好了,不然你肯定会伤心。”厉珂儿又这么发过来。

    苏虞原本想问为什么会伤心?

    但一想到她跟厉景彦早就没瓜葛了便不再继续刚才的话题,“还有时间跟我聊天,去服侍你丈夫吧!”

    厉珂儿随即发过来一个超大的“哼”字,“他服侍我还差不多。”

    苏虞笑,“知道你幸福,别秀恩爱了、今天我光吃狗粮了。”

    厉珂儿:“你也可以啊!哎哟,他催我去洗澡了,明天聊哈。”

    苏虞:“好。”

    段安瑞就坐在她身边,见她聊完微信就一副郁郁寡欢的模样,担心问道:“怎么了?刚才跟谁聊呢?”

    “……哦,就你才见的那个。”苏虞回神过来。

    “她说了什么让你不开心?”段安瑞又问。

    “没有啊!”苏虞愣了愣说:“我没有不开心。”

    段安瑞耸肩,“好吧,你不想承认也没办法。”

    “……”

    之后,两人并未再说话,整个车厢除了播放的音乐以外,就是司机大叔不太着调的歌声——

    段安瑞觉得气氛有点压抑,便问道:“师傅,这是什么歌,还挺好听。”

    “年轻人你不知道这首歌么?”司机师傅很惊讶地说:“看你这年纪不知道这歌的还真少见。”

    段安瑞故意用怪里怪气的腔调说中文,司机师傅立马反应过来,“哦,你是外国人啊,那倒是正常了。”

    “其实这歌还不算出名,出名的是唱这歌的人,我女儿可是她的忠实粉丝,那小姑娘人长得漂亮,嗓子也好,不过听娱乐八卦说被某位财阀包养了,不然也不会这么红火。现在的娱乐圈啊,有哪几个是干净的,一个个看上去人魔狗样的,其实都是一些高级鸡。”

    “诶,听说这个唱歌的小丫头背后的金主是厉家人,你们知道厉家人不?那可是香城市响当当的人物。”

    “……”

    苏虞原本有点心不在焉,但听见“厉家人”三个字后便慢慢收了些神,“你说是厉家人么?这个唱歌的小姑娘叫什么啊?”

    “好像叫陶桃,粉丝好像是叫水蜜桃来着。”

    段安瑞正奇怪苏虞怎会关心这种八卦,侧眸看她、就见她正在手机上搜索关于“陶桃”的绯闻。

    他看见屏幕上跳出来的绯闻中一直有那么几个字眼,“厉家大少。”

    “怎么了,你认识这个陶桃,还是你认识这个厉家大少?”段安瑞问。

    苏虞将手机收好,看向窗外,“都不算熟。”

    没想到之前那些话他当真了。

    将近四十岁的大叔包养一个二十出头的女孩子,为她铺设星路,将她捧上最高峰——

    哪个女孩子可以拒绝得了如此宠爱?

    况且厉景彦还那么有魅力。

    原来珂儿说的话是这个意思,她应该也知道这事。

    想想也是,网上都爆出来了,她又岂会不知?

    段安瑞是个心细如发的人,见她神色越来越差,便大概猜到不是这么回事,肯定熟的很、只是到底是跟厉大少熟,还是跟那个陶桃熟就不得而知了。

    次日,段安瑞说要出去见一个多年的朋友,而苏虞也回家去见了许久未见的母亲。

    苏夫人一见到她别的情况不问,就关心她有没有男朋友,苏虞被问的有点无可奈何,只能随便敷衍说有一个人选正在观察,她清楚自己母亲的个性,一旦对某件事偏执后就会钻牛角尖。

    果然不出所料,苏夫人非要她说出个名字来,多少岁、做什么的,苏虞就直接将段安瑞的情况跟她老人家说了。

    苏山在旁边听着不免露出惊讶,说姐你怎么找了个小弟弟,这也太不靠谱了。

    苏虞回他不是还在观察么?谁找小弟弟了?

    苏夫人倒是开明了不少,说现在男人成熟与否跟年龄无关,关键是会照顾人,还拿自己儿子苏山举例,说他都快三十的人了,成熟么?简直幼稚的要命。

    听见这话,苏山再也没有理由嫌弃人家,毕竟他本身就是一个坏例子。

    苏虞在家里吃过晚饭后就葛优瘫在沙发上不动,随意翻着手机,不久、厉珂儿的微信就来,约她晚上出去玩。

    她拒绝,说晚上不想出门。但厉珂儿却极其坚持,说要带她去见见世面,还说别担心、就只是找点乐子,不是什么坏事。

    可能是长久以来太过压抑,也可能受到一些刺激,她答应下来出了门。

    ……

    厉珂儿约的地方是一个高级银座,在苏虞的记忆里,好像就是一年以前、厉景彦半夜给她短信,让她出来接的地方。

    苏虞来到早就预约好的包厢,一打开门就看见厉珂儿已经坐在那嘬着一根吸管。

    她微笑走进去,“你怎么约这里了?”

    “这里怎么啦?”厉珂儿拍了拍沙发,“这里可是正儿八经的娱乐场所,不是不三不四的地方。”

    苏虞坐到她身边,“我是无所谓,就怕你不行,你现在可是有夫之妇。”

    厉珂儿顿时笑出声音来,说:“听见你这话我就放心了,那待会我给你找两个帅哥好不好?”

    “那就不用了吧!”苏虞委婉拒绝,“就我们两个这样挺好。”

    厉珂儿嫌弃她上不了台面,说既然来了、那当然是要找两个小伙子喝酒聊天,反正又不会干什么出格的事。

    后来,她要叫、苏虞也就随她了。

    没过多久,两个年轻帅哥来到包厢,一个看上去沉稳内敛,态度倨傲,而另外一个看上去是个奶凶美人。

    怎么说呢?

    两个都看上去过分年轻,让苏虞觉得自己真的老了。

    正如厉珂儿所说,就是大家喝酒纯聊天,不会做别的事,气氛倒也显得融洽轻松。

    厉珂儿平时是个八卦的主,带着好奇问道:“你们平时出台么?”

    奶凶美人道:“出啊,现在不就是么?”

    “我不是说这种纯喝酒,我是说……”厉珂儿说到这个也有点不好意思,毕竟那是人家私隐。

    沉稳内敛的那个说:“有,但是会看人,那种只有钱、但是没品的女人我们不会接,太自讨苦吃。”

    “是啊!”奶凶美人道:“不过像你们两位就不一样了,恨不得现在就跟你们走。”

    饶是厉珂儿向来玩得开,此时也被对方的豪言吓到了,缩了缩脑袋道:“不好意思,我们就是纯喝酒,图个开心就成。”

    “……带我们出去会让你们更开心的。”奶凶美人继续自卖自夸。

    厉珂儿有点受不了,暗暗翻了个白眼,心想这年头的小狼狗确实够浪的——

    其实苏虞一直沉浸在自己的世界,并未听他们说话,厉珂儿叫她时,她才反应过来,却只是淡笑机械式的喝酒,喝了一杯又一杯。

    眼看她要喝第三杯的时候,厉珂儿立马伸手阻止,“诶,够了啊!你今天喝的有点多,再喝就要醉了。”

    “醉了好啊!”苏虞挥开她的手,“醉了就能什么事都不想了。”

    “……有心事?”厉珂儿总算发现她的不对劲,“怎么了啊?”

    苏虞感觉眼皮越来越重,似乎有点抬不起来,到嘴边的话也似乎说不出口,再之后就瘫在沙发上一动不动了。

    厉珂儿被着实吓了一跳,“诶,大嫂你……没事吧?”

    “应该是喝醉了。”那个沉稳内敛地说。

    “醉了?”厉珂儿表情顿了顿,“哦,可能是、她以前是滴酒不沾,刚才喝了三四杯,不醉才怪。”

    “里面有休息室,可以抱她进去。”那人说着就要起身去抱。

    厉珂儿立马紧张阻止,“诶,你等等——”

    她想,以苏虞的性格应该不喜欢陌生人乱碰她才对。

    “我不抱的话,你可以抱得动她么?”

    对方的话让厉珂儿无法反驳,“好、好,那就只是抱一下,不能——”

    后面的话还未说出口,包厢门就“嘭”地一声打开,只见外面站着一个身形高大的男人,他手中拿着一个拐杖,一脸阴郁看着包厢内的一切——

    厉珂儿看着门口,被吓得一脸呆滞,“大、大哥,你怎么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