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沈子衿很快便上了车,周勋坐在轮椅上,目送我们离开。

    直到车子开出很远,后视镜里再也看不到周勋的身影,我这才收回视线。

    沈子衿把桑桑递给我,瞅我一眼,道:“说吧,你和周勋到底是怎么回事,是不是他又做了对不起你的事?”

    我轻轻地哄着桑桑,摇头道:“没有……”

    其实我心里在嘀咕他是怎么发现的,刚刚我和周勋的神色都很正常,他应该看不出来才是。

    沈子衿冷哼一声,道:“你不用瞒我,如果他没有对不起你,你是绝对不会跟我去法国的。”

    我:“……”

    看来他就认准了我离不开周勋。

    我想了想,还是把之前发生的事和他简单地说了,包括叶南庭借助叶北北的病情送我离开,后来叶北北追杀我,我又被盛庭抓住的事。

    沈子衿听完,眉头紧拧着,道:“难怪盛庭会出现在法国,原来是有内奸。”他嘴角勾着冷笑,道,“周勋也真是重情重义,你都快被弄死了,他还打算原谅叶北北。”

    我想了想,道:“其实叶北北把盛庭引来,是叶南庭故意引导的,他想来个瓮中捉鳖……你看今天他们就把盛庭给捉住了,这对周家来说其实是一件好事……”

    本来叶南庭的计划就是为了捉盛庭。

    沈子衿无语地瞪我:“你这是在帮他找借口。”

    我笑着摇头,道:“而且在听了叶北北追杀我后,周叔叔也帮我报复回去了。”

    随后我便把周勋故意激怒叶北北的事说了。

    沈子衿听后,表情这才好看了些:“算他还有良心。”

    我哭笑不得。

    随即我又想起周勋给我的那张纸条,我忽然意识到,他让我只信任沈子衿,是不是那时候他应该已经察觉到了不对劲,知道我可能有危险?

    但……他最终同意了叶南庭的要求把我送走。

    这样说来,他还是很信任叶南庭。

    也正因为如此,所以在叶南庭和叶北北做了对不起我的事后,我也没有大闹。

    我可以让周勋在我和叶北北之间做选择,但我不能让他在我和叶南庭之间选择,因为叶南庭是他的发小,他的战友,两者间的意义不一样。

    而且叶南庭也向我道了歉,而他的最终目的是抓住盛庭,他也做到了。

    我忽然又想到盛庭,知道他是不是还活着。

    如果活着,我只希望不要再被他跑掉,不然我又得提心吊胆。

    接着我又想起了秦雪曼,刚刚她一直不见人影,也不知道是什么情况。

    听叶南庭的意思,秦雪曼现在听从他的调遣,可我还是有些怀疑,秦雪曼也许背叛了周家……

    我只能暗暗地祈祷,希望她依旧对周家忠诚。

    车子一直往前开,沈子衿突然瞧了眼我手里的病例,道:“那是什么?”

    我低头一看,忽然想到什么,道:“对了,表哥,我想在庄园里建一个实验室……”

    接着我把答应给叶北北的病情研究药物的事说了下。

    沈子衿皱眉,道:“你真是会给自己找事做。”

    我有些心虚地吐舌头,道:“反正我也闲着无聊……如果研究出来,也是对社会的一种帮助嘛……”

    沈子衿妥协道:“行了,我会给你安排。”

    我不由笑起来,连忙向他道谢。

    他静了几秒,道:“其实我查探到一个消息……”

    我看向他,等着他往下说。

    他道:“盛庭一直在找你,是想让你研究一种毁灭人类的药……他们从贺家手里获取了你的研究资料,听说在临床实验的时候,发现你研究出来的药可以控制人的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