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你从时光中走来 > 第52章 你未嫁我未娶
    第一次在意钱的叶佳禾,情愿被扣钱,也不想和纪一笹在同一个空间里。

    因为,叶佳禾害怕自己能紧张到窒息。

    结果,偏偏天不遂人愿。

    纪一笹淡漠的声音传来:“叶佳禾,你是想磨蹭到什么时候?拿个东西是准备在车里歇一会再走?你现在是迟到也不怕了??

    就这么当着几个主管的面,纪一笹冷淡的训斥着叶佳禾。

    叶佳禾面红耳赤的,说不出是不好意思,还是被纪一笹说的难堪。

    而纪一笹摆明了没走的意思,就这么双手抄袋站在原地,纪一笹不敢走,一旁的主管自然也不敢走,也陪着等着。

    这下,叶佳禾想和纪一笹对着干,也没了这个勇气,老老实实的从车里钻了出来,快速的朝着纪一笹的方向走去。

    纪一笹见叶佳禾走回来,这才放过叶佳禾。

    叶佳禾一点都不含含糊,就这么跟着纪一笹的身后,亦步亦趋的。

    一直到电梯口。

    叶佳禾在等普通员工的电梯,纪一笹很自然的是站在主管的电梯面前。

    叶佳禾想,现在应该分开了吧。

    毕竟主管电梯是专门在等着纪一笹的,而员工电梯到地下停车场的就只有这一部,更不用说,来来回回这么多员工在这个高峰期用。

    结果,主管电梯开的时候——

    纪一笹看了一眼叶佳禾,跟在边上的两个高管眼观鼻,鼻观口目不斜视的,但是纪一笹没进去,他们也不敢进去。

    这下,叶佳禾几乎是抑郁的看了一眼还没到的员工电梯,老老实实的转身,走进了主管电梯。

    而后,纪一笹才跟了进去。

    电梯一路上升,到了叶佳禾所在的楼层,叶佳禾是夺门而逃,一刻都不敢多呆,这一次,纪一笹倒是没说话,没一会,电梯的门关了上去。

    纪一笹的身影终于消失在叶佳禾的眼中。

    叶佳禾这才跟着松了口气了。

    “佳禾,你和纪总坐主管电梯上来的?”同事看见的时候,忍不住问了一句。

    叶佳禾:“……”

    她觉得今天自己出门肯定是没烧好香。

    一个,两个的都看的清清楚楚的。

    但是面对同事的时候,叶佳禾却解释的很淡定:“在车库遇见纪总,纪总见我来不及了,才让我坐的主管电梯。”

    同事噢了声,倒是没多想。

    叶佳禾松了口气,快速的朝着自己的位置走去。

    一早上,还真是有惊无险。

    但是叶佳禾不知道,这样的情况如何多发生几天,会演变成什么结果。她想,任何一个人,都不会没脑子的相信,纪一笹会天天和她这么巧合的在车库遇见吧?

    真信的话,她的脸上也会被人毫不犹豫的贴上一个标签,故意巧遇纪一笹。

    可叶佳禾却隐隐觉得,纪一笹是故意的,故意在众人的面前毫不避讳和自己的关系,总觉得这人是想要做些什么。

    但叶佳禾却想不明白,纪一笹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

    她低着头,虽然看着手里的资料,但是叶佳禾的思绪却很混乱。

    很久,叶佳禾都没从这样的情绪里回过神,她总是在警惕着,警惕着纪一笹又会再做出什么出其不意的事情。

    一整天,叶佳禾都在这样心慌慌里度过的。

    偏偏,纪一笹却什么事也没再发生过。

    一直到到了下班时间——

    叶佳禾想也不想的就拿起包,转身要走,生怕再和纪一笹撞上。

    结果,叶佳禾还没来得及走到门口,就听见同事叫着:“佳禾,你的内线电话。”

    叶佳禾:“……”

    她只是纪氏金控一个小的不能再小的员工,甚至连一个组长都不是,正常情况下,没人会在快下班的时候给自己电话。

    叶佳禾看着同事已经按下自己的分机号,桌子上的座机响了起来,叶佳禾这才硬着头皮走了回去。

    那种不好的预感,却跟着越来越明显起来。

    她僵着手,接起了电话:“你好,叶佳禾。”

    “是我。”纪一笹低沉的声音传来,“出来,到地库等我。”

    叶佳禾:“……”

    “叶佳禾,你不要忘记了,我没车。”纪一笹提醒叶佳禾。

    叶佳禾欲哭无泪。

    但是面对纪一笹,叶佳禾连拒绝的勇气都没有:“我知道了。”

    而后,纪一笹就已经干脆利落的挂了电话。

    叶佳禾扼腕,想逃跑的想法又彻底的被扼杀在了摇篮里,纪一笹总可以在第一时间精准的抓到自己,叶佳禾真的怀疑,自己的位置是不是给纪一笹装了监控。

    不然的话,为什么自己做什么,这人都能知道。

    就算不情愿,叶佳禾也不敢拒绝,就这么老老实实的朝着门口走去。

    结果,一走到门口,叶佳禾就看见主管专题停靠在自己所在的楼层,纪一笹就这么站在里面,按着开门键,那眸光淡淡的看着叶佳禾。

    叶佳禾是想死的心都有了。

    下班时间,不少同事已经走出来,自然也看见了纪一笹和叶佳禾。

    叶佳禾已经紧张的不能再紧张了,纪一笹偏偏还要来一句:“你还不进来?”

    叶佳禾:“……”

    这下,同事忍不住小声的议论,不时的看向了已经快速关闭的电梯门,叶佳禾的脸颊都火辣辣的。

    一直到电梯门关上,叶佳禾才猛然的看着纪一笹:“二叔,你这样大家都会误会的。”

    纪一笹居高临下的看着叶佳禾,并没开口。

    叶佳禾有些愤愤不平:“二叔,你是因为昨天晚上的事情,所以才这样的吗?你这样做,对你对我都没任何好处。误会了我和二叔有关系,传的风言风语的,有什么意义吗?”

    说到昨晚的事情,叶佳禾的脸跟着不自觉的红了一下。

    而纪一笹这才看着叶佳禾:“昨晚什么事?”

    叶佳禾:“……”

    明明她说的重点并不是这个,为什么纪一笹抓的重点总是和她要说的与众不同。

    而纪一笹则朝着叶佳禾的方向走来。

    电梯的空间并没多大,叶佳禾很快就已经靠到了电梯壁上,手下意识的撑着电梯壁的边缘,呼吸都跟着急促了起来。

    纪一笹的俊颜不断的在叶佳禾的面前放大,一直到两人的鼻尖都快碰触到一起,纪一笹才很淡的说着:“昨晚做了一半?你这意思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今晚要继续做完?”

    不咸不淡的口吻,说着就带了几分的嘲讽。

    “不是要替季行守贞,现在就决定放弃了?”纪一笹面无表情的继续问着。

    叶佳禾的脸红的不能再红了:“你说什么乱七八糟的——”

    “何况,别人误会,和我什么关系?”纪一笹反问叶佳禾。

    叶佳禾:“……”

    “叶佳禾。”纪一笹连名带姓的叫着叶佳禾,“我和你很清白吗?”

    这下,叶佳禾是真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还真的是一点都不清白。

    连儿子都生了,说清白这种事,大概没人会信。

    但叶佳禾又不甘心,她猛然抬头,看着纪一笹,这猝不及防的动作,却让自己的红唇贴上了纪一笹的薄唇。

    那熟悉的冰凉的触感传来。

    叶佳禾傻眼。

    结果,纪一笹却很淡定的抽离,并没再继续的意思。

    很快,纪一笹恢复了双手抄袋的姿势,就这么站着。

    叶佳禾下意识的咬着自己的下唇,吞咽了下口水,才看着纪一笹,不情愿的问着:“二叔,你到底要做什么!”

    纪一笹眼皮微掀,冷淡的看着叶佳禾,并没回答叶佳禾的问题。

    叶佳禾被纪一笹弄的抑郁,知道这人不想回答你问题的时候,你怎么问,都得不到任何答案。

    可是这样下去——

    就在叶佳禾踌躇不安的时候,电梯已经停靠在了地下停车场,叶佳禾不敢先走,纪一笹也没理会叶佳禾,从容不迫的从叶佳禾的边上走了出去。

    而后,纪一笹忽然开口:“你怕什么?”

    叶佳禾一怔:“二叔——”

    “你就算叫我二叔,那又如何?我和你没任何血缘关系不说,何况,你未嫁,我未娶,你怕人家传什么闲言碎语?”纪一笹冷淡的反问,脚步已经猛然停了下来。

    叶佳禾猝不及防的撞再了纪一笹的胸口。

    纪一笹一把就把叶佳禾从自己的身上抓了出来,几乎是半强迫的让叶佳禾看着自己。

    叶佳禾被纪一笹问的,一句话都答不上来。

    但莫名的,却因为纪一笹的话,叶佳禾的心跳跟着加速,她费解的看着纪一笹,根本不敢去想纪一笹这话里的意思。

    而纪一笹却没给叶佳禾任何缓和的机会,忽然就这样松开了叶佳禾。

    叶佳禾猝不及防的。

    纪一笹的声音冷淡的吓人:“怎么,你害怕这样的闲言碎语传多了,被季行知道了,笃定的认为我和你有什么,你和他就再没任何可能了,是吗?”

    叶佳禾:“……”

    她错愕的看着纪一笹。

    “叶佳禾,是不是?”纪一笹沉声问着。

    “不是。”叶佳禾否认了。

    “呵呵——”纪一笹冷笑,“最好不是。只要你还是小乙母亲身份的一天,你最好断了这样的念头。你要找男人可以,前提是,你和小乙没任何关系。”

    叶佳禾听着纪一笹的话,氤氲着雾气,就这么看着纪一笹。

    想解释,但所有的解释都在喉咙口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可是叶佳禾却读懂了纪一笹话里的警告和威胁。

    要和季行在一起,纪一笹不会阻止,但是前提是要叶佳禾放弃和小乙有关系的一切。

    叶佳禾的手就这么紧紧的攥成拳头,咬着下唇,甚至在口腔里尝到了血腥味,她都浑然不觉。

    一直到纪一笹走到车边,冷着一张脸看着叶佳禾。

    叶佳禾这才回过神,快速的朝着车子的方向跑了去。

    再傻,叶佳禾也明白了,纪一笹是在给自己难堪,因为昨晚的事情。

    等叶佳禾打开车门上了车,纪一笹忽然看向了叶佳禾,叶佳禾被纪一笹这么一看,那手跟着一滑,自动启动键,怎么都没能顺利的按下去。

    纪一笹没说什么,骨戒分明的大手就这么覆盖在叶佳禾葱白的手指上,往下用力一按,车子启动了。

    叶佳禾被纪一笹忽然而来的动作弄的心都在颤抖。

    而纪一笹的声音再清晰不过的贴着叶佳禾的耳边传来:“季行要回来了,要和你谈谈。这人都还没回来,你就这么紧张,嗯?”

    叶佳禾是彻彻底底的惊愕了。

    在纪一笹的话里,她明白了——

    这人不仅仅是听见了之前自己和苏绵欢的电话,还看见了季行发来的消息。

    叶佳禾的脸色变了又变。

    而纪一笹却好似没事的人重新靠着副驾驶座闭目养神,声音淡漠的可怕:“开车吧。”

    叶佳禾:“……”

    她想质问纪一笹,但是她却没质问这人的勇气,在这人的冷眼里,叶佳禾最终一言不发,就这么沉默的开着车,朝着南滩公寓开去。

    但两人之间的气氛,比起之前,更为的冷漠。

    一直到车子停在南滩的地下停车场,谁都没打破这样的沉默。

    在叶佳禾停好车的时候,纪一笹已经直接下车,朝着电梯口走去,叶佳禾有意无意的和这人拉开了适当的距离。

    这一次,纪一笹没理会叶佳禾,径自进了电梯。

    叶佳禾在不远处磨蹭着。

    纪一笹很沉的看了一眼,干脆利落的关了电梯,叶佳禾没说什么,很安静的朝着另外一部电梯走了进去。

    没了纪一笹的空间,让叶佳禾微微的松了口气。

    她看着自己抓在手中的手机,很久,她才解开了屏幕的锁,看着昨晚季行发的短信。

    短短的一行字,却让叶佳禾看了很久。

    漂亮的大眼,氤氲着雾气,很长时间没说过一句话,葱白的小手就这么在屏幕上擦拭着。

    叶佳禾闭眼,靠着电梯的扶手,鼻头泛酸。

    脑海里,却是那个曾经青葱的少年,翻过学校的围墙,牵着自己的手,漫步在校园里。

    在那颗老梧桐树下,少年牵着她的手,眼神却再坚定不过:“等你大学,我要你名正言顺做我的女朋友。”

    然后——

    就没有然后了。

    她怀孕了,季行选择了出国读书。

    这一别,就是六年。

    爱吗?

    懵懂的青春,其实并不懂什么是爱情,但有些人,就是这样刻在记忆里了。或许是因为愧疚,或许是因为这样不可挽回的错误,或许是因为得不到的总是最好的。

    呵呵——

    叶佳禾在电梯门重新打开的时候,才从这样的记忆里抽身而出。

    而手机屏幕仍然亮着,停留在季行的短信上。

    叶佳禾抬头要走出去的时候,却看见纪一笹就这么在门口抽着烟,烟雾缭绕,浓烈的烟味呛了叶佳禾一脸。

    她轻咳一声。

    纪一笹这才熄灭了烟头。

    那眼神落在叶佳禾的手机上,叶佳禾心虚的把手机关了,一言不发的朝着公寓内走去。

    她真的害怕纪一笹忽然再叫住自己。

    而纪一笹偏偏一句话都没说。

    这样的气氛,压抑到了极点。

    ……

    叶佳禾推门而入,很快就意识到了不对劲的地方,小乙并不在家。

    小乙幼儿园下课的时间比叶佳禾上班的时间早半个小时,正常情况下,叶佳禾到家的时候,小乙也已经被司机送了回来。

    而现在,公寓内静悄悄的,根本没小乙在的痕迹。

    叶佳禾看着纪一笹,没说话。

    但是那眼神里的指控却再清晰不见。

    她不敢肯定,是不是因为自己得罪了纪一笹,所以纪一笹就已经把小乙带走了,如果是这样的——

    而纪一笹冷笑一声:“你以为是我带走小乙?”

    叶佳禾很安静,并没否认纪一笹的意思。

    “叶佳禾,我在你心里是这么卑劣的人?”纪一笹反问叶佳禾。

    叶佳禾没开口,就只是这么看着纪一笹。

    纪一笹没回避叶佳禾的眼神,眸光越发的森冷,一步步的朝着叶佳禾走来,一直到叶佳禾的面前站定。

    而后,纪一笹的手捏着叶佳禾的下巴,冷漠的声音传来:“叶佳禾,我真的怀疑你这个做母亲的,完全没把小乙放在心里。”

    “你……”

    “是因为季行的原因,所以小乙你也一点都不在意了吗?”纪一笹冷声质问,“既然不在意的话,你又何必假意惺惺的一副舍不得小乙的模样。”

    叶佳禾忍了忍,才想把纪一笹的手掰开,纪一笹却越发用力的扣住了叶佳禾的手腕。

    那声音一字一句的从空气中传来:“小乙今天开始,是为期一周的学校活动,晚上并没回来居住,要一周到周五。他没和你说过吗?”

    叶佳禾安静了下,这下是真的不说话了。

    小乙说过,是她理解错了。

    或者说,在昨天被纪一笹那样的调戏里,叶佳禾除去紧张,就算听到了,也完全记不住。

    自然就没反应过来,更不会想到小乙是连续一周不在家。

    然后,叶佳禾的表情就更言不清道不明了。

    小乙一周都不在家,那不是意味着公寓里只有自己和纪一笹了。

    那种紧张,没有来的扑面而来,把叶佳禾压得喘不过气。

    而更多的是因为自己误解了纪一笹,纪一笹的冷脸也让叶佳禾下意识的低头,纤细的手动了动,那是因为被纪一笹扣的生疼。

    但这样的动作,却被纪一笹解读成了叶佳禾的反抗。

    他冷笑一声,松开了自己的手。

    叶佳禾手腕上白皙的肌肤已经出现了一圈的红痕,看的出当下纪一笹的力道有多大。

    叶佳禾看了一眼,才辩解:“我很在意小乙的。”

    纪一笹并没理会叶佳禾。

    叶佳禾的红唇动了动,道歉的话已经到了嘴边:“刚才,对不起——”

    而纪一笹已经走进了书房,书房的门被关了上去,叶佳禾的话被拦在了门外。

    她不知道纪一笹听到没有。

    但叶佳禾很清楚,纪一笹是真的动怒了。

    这人的动怒的时候并不会歇斯底里,而是用最冷漠的方式让你不寒而栗。

    而这一次,确确实实做错的人是自己。

    许久,叶佳禾深呼吸后,看着紧闭的书房门,下意识的跟了几步,然后,叶佳禾的脚步就停了下来,朝着厨房走去。

    找这人道歉,也要找个理由不是么?

    不然的话,叶佳禾用脚趾头想都知道,自己根本连进书房的机会都没有,就会被纪一笹扫地出门了。

    唉——

    叶佳禾深深的有一种感觉,纪一笹要真的动怒的时候,比生病期的小乙还能哄,不管费多大力气,这人都有办法把气氛给冷了。

    她弯腰从冰箱里找出新鲜的食材,开始慢慢的处理。

    其实叶佳禾很清楚,她可以不哄纪一笹的。

    但此刻做的一切,叶佳禾却又解释不上来。

    最终,她沉默的叹了口气。

    毕竟纪一笹是小乙的亲生父亲,毕竟现在他们同住一个屋檐下,抬头不见低头见,总不能让自己在这样压抑的气氛里一直生活着。

    人也会跟着压抑的。

    叶佳禾给自己找了理由。

    ……

    40分钟后。

    简单的三菜一汤已经处理好了。

    叶佳禾正打算把餐食分好,送到书房去,却听见身后传来动静,纪一笹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冰箱边,手里拧开了一瓶矿泉水。

    但是,这人的眼神却始终没看向叶佳禾。

    仿佛叶佳禾就是一个从来不存在的人一样。

    叶佳禾轻咳一声:“我做好晚饭了。”

    纪一笹这才看向叶佳禾。

    叶佳禾被纪一笹看的有些不自在,但是她却没逃避纪一笹的眼神,面不改色的继续说着:“吃饭吧。”

    纪一笹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的。

    叶佳禾僵着,也就这么站在流里台,也不知道接下来要做什么。

    原本叶佳禾就不算太多话的人,也不会怎么活络气氛,偏偏纪一笹又一声不吭的,这气氛,叶佳禾硬生生的觉得,是被他们逼到了死角去,怎么都活络不起来了。

    她撇撇嘴,最终还是说这:“这些我一个人吃不完的。虽然我的手艺不怎么好,但是也不至于吃不下去的。”

    说着,叶佳禾顿了顿:“二叔,如果不介意的话,那就一起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