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艾泽拉斯冒险指南 > 章 节目录 第五百一十四章 诅咒之地
    第二天一大早,在吃过一顿勉强填饱肚子的早餐之后,迪亚戈就带领着自己的卫队又一次出发了。守望堡的厨子已经尽力想要把食物烹饪的美味可口了,但在这种物资紧缺的鬼地方,口味什么的,就不要再奢望太多了。

    风暴之鞭的每个士兵都有些昏昏欲睡,在马鞍子上摇晃着,似乎随时都可能掉下马来。昨夜至今,三四个小时的短暂睡眠根本无法完全消解长途跋涉和大战后的疲乏,但他们依然毫无怨言的跟随着他们的领主踏上了征程。说实话,既然跟了这样一位喜欢呆在马背上的另类领主,那么除了尽量把自己的马鞍弄得更舒适一些,你还能做些什么呢?

    和他们一起行进的是一支守望堡的骑兵连队,他们的脖子上都系着一条不知道干什么用的厚布领巾,由一位叫格雷米奥的骑士中尉带领,这支连队里全都是经验丰富的老兵,对于这种巡逻任务,他们并不陌生。

    干旱荒芜的原野从他们的脚下向前伸展,一直延伸到视野的尽头。目光所及,无论是平原、山丘还是沟壑,所有的一切都蒙着一层刺眼的赭红色。仿佛真的被诅咒过一般,这里没有任何生命的迹象,就连最耐活的仙人掌和蝎子这样的荒漠生物都很难看到,即使像燃烧平原和塔纳利斯沙漠那样的荒凉地带和这片死寂之地比起来,都堪称生机勃勃。

    玛斯雷从科多兽背上跳下,抓起了一把干燥的砂石捻了捻,然后任由这些赭红色碎末缓缓的自指间滑落。

    “这片大地……”玛斯雷发现自己无法再说下去了,他的另一只手紧贴在自己的胸口,就仿佛那里被利刃刺穿了一样。对于一个与自然共同呼吸的德鲁伊,他正亲身体会着这片土地所遭受过的伤害。

    “……已经死了!”他哽咽的说道,两道泪痕从他金黄色的眼睛里奔涌而出,滴落在干涸的地面上。

    “不光是德鲁伊,法师们也有类似的感觉,事实上,从在黑暗之门被建造起来的时候起,这片土地上的生命力就开始被它抽取,就像一条寄生在正常肌体上的吸血虫一样。”大法师马哈尔巴在一旁叹息道,“直到这片土地被汲取一空,完全死亡。”

    就在这时,一道不知从何而来的风吹了过来,这诡异的旋风从干涸的地面上卷过,吹起了无数的灰尘。这灰尘就同死去大地的骨灰一般盘旋不去,带着憎恨,带着怨念在众人周围飘荡弥漫着。

    那队守望堡骑兵不慌不忙的拉起脖子下的领巾,遮住了半张脸——迪亚戈终于知道了这条领巾是干什么用的了,而那些外地人则都开始咳嗽,尝试着想要拿来什么东西,任何东西,来掩住自己的嘴巴、鼻子和眼睛。

    迪亚戈用戴着手套的的手掩着脸,想要阻挡那些灰尘的袭击,然而这根本无济于事,他剧烈的咳嗽着,呛的眼泪鼻涕糊了一脸。不光是他,他能听到周围的人都在剧烈的咳嗽,似乎想要把自己的整个肺部都从嗓子里咳出去。

    过了好一会儿,旋风才终于恋恋不舍的离开了。迪亚戈往周围看去,却看到周围站着一群仿佛一个模子里倒出来的兵马俑,即使那些守望堡骑兵也不例外。

    “欢迎来到地狱!”人群中,格雷米奥中尉在面巾之下瓮声瓮气的大声喊道。说着,他解开了蒙面的领巾,露出了脸上得意的笑容。

    “伙计们,别怪我事先没告诉你们,这是守望堡的传统,对于新手们的震撼教育!接下来,咱们得在这个鬼地方呆上好长一阵子啦!”在迪亚戈身边不远处,大法师也抖搂着面巾,拍打着身上的尘土。虽然作为法师,他有的是办法阻挡灰尘落到自己身上,但是在这种危机四伏的地方,每一点魔力都有着比这更重要的用途,容不得浪费。

    “好吧,我得承认,这个鬼地方给我来了一个下马威。”迪亚戈张口说道,一团粉尘从他嘴里喷了出来,噗噗的砸落在地面上。

    他回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老伙计,经过这阵风这么一搅和,暗夜精灵现在看上没有刚才那么难过了,但情绪依然有些低沉。

    “好吧,我们继续前进!”迪亚戈大声喊道,队伍再次行进了起来。他扭过头,看向马哈尔巴,“昨天军情七处的审讯官收获如何?”

    “一无所获,虽然我们招来了最熟悉恶魔的术士,但那些恶魔俘虏们众说纷纭,有的说自己通过时空裂隙的地方是一条山谷,有的说是一座山洞,有的甚至说是在一个大坑里,污染者拉瑟莱克找到它们,并把它们集结到了一起。但它们身上唯一的共同点就是,它们都说自己根本没看到过黑暗之门!”

    “难道黑暗之门根本没有异常?”一旁的玛斯雷忍不住加入了讨论。

    “哼,欲盖弥彰,更有可能是看到了黑暗之门的恶魔都被聚集到那座门附近。”迪亚戈猜测道,“我不相信这些恶魔吃饱了没事干才会去攻打守望堡,它们肯定是在掩饰什么。”

    “掩饰什么?”

    “在这个鬼地方,还有什么事情能比黑暗之门更重要吗?”迪亚戈冷冷的说道,他抬起头,看向遥远的南方。那里的天空乌云密布,不时有一道道紫色的闪电在其间隐现,那并不是正常的雨云,而是剧烈的能量震荡波动带来的天气异常。

    他们沿着那条往南的大道又走了大概一周的时间,一路上,除了两次兽人战争时期留下来的战场遗迹,他们没看到任何人为的痕迹,一直到第十天的时候,他们开始在路边发现了一些零星的恶魔出没的踪迹。

    “它们肯定已经知道我们来了!”这一天天还没亮,格雷米奥中尉带着五个士兵,拖着一头被打断脊骨的地狱犬来到了迪亚戈的营帐外,“一大早就看到这个狗杂种在营地外鬼鬼祟祟,探头探脑。”

    对于经验丰富的守望堡军团来说,用半个小队的人手捕捉一头地狱犬,简直就是手到擒来。

    “这很正常,我们这一次本来就是一次战斗侦察。”迪亚戈不以为意的说道,这么多人开过来,除非恶魔们都是瞎子,才会注意不到他们。

    战斗侦查,顾名思义,就是以进攻或佯攻行动进行的侦察。准确说起来,韦恩斯和迪亚戈本来就打算用这两个连队攻击黑暗之门可能存在的恶魔军队,以此来判断黑暗之门是否被打开了。

    事实上,一旦他们的猜测属实,黑暗之门已经被打开,面对蜂拥而出的燃烧军团,这两个连队肯定不会落得什么好下场。除了大法师马哈尔巴可能传送离开,其他人多半要葬身于此了。

    “这么说,我们这是一次送死任务?”格雷米奥并不惊奇的问道。对于守望堡的每个成员来说,他们早就做好了随时牺牲的心里准备,只要不是死的毫无价值。这也是他们的传统,在当年整支连队为了掩护达纳斯?托尔贝恩向守望堡示警而牺牲的那一刻起,这个传统就被保留了下来。

    “也不一定,或许我有个主意,可以让我们大家活下来!”迪亚戈笑了笑,看着面前半死不活的地狱犬,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