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神级紫荆花牧场 > 正文卷 第六百四十五章:酒庄没酿酒师了
    没想到就只是一种葡萄酒而已,里面竟然还有这样曲折有趣的故事,晋阳突然对这种神奇的贵腐酒更加感兴趣起来了。

    见晋阳好像已经被自己吸引住了,纳多威尔更是来了精神,清了清嗓子继续说道:“酿造贵腐酒的主要品种有赛美蓉、富尔民特、长相思等等。

    就拿赛美蓉来说,该品种原产于法国,现广泛种植于法国波尔多、澳大利亚和智利等地,以法国和智利的品质最为优质。

    它是sauternes地区贵腐酒的主要原料,在世界上享有盛名的chateau d'yque葡萄酒中,有80的葡萄酒就用其酿造。

    此外,该品种也常与长相思葡萄混合酿制干型白葡萄酒。用赛美蓉酿制的葡萄酒充溢着蜂蜜的香气,包含着一系列蜜饯的甜香,并与在新橡木桶培育过程产生的香草气息和谐的融为一体。

    其典型香气包括柠檬、橙子、菠萝、甜瓜、梨、木梨、杏桃、山楂花、蜂蜜、藏红花、新鲜奶油、烤杏仁和烤榛子等。

    这其中最著名的应该要属于吕萨吕斯酒堡了,也就是人们常说的伊甘酒庄,该酒庄几乎百分之八十种植的都是赛美蓉这个品种的葡萄。”

    说到伊甘酒庄,纳多威尔眼中泛起奇异的光,又是羡慕又像是向往。

    听到纳多威尔如此推崇伊甘酒庄,晋阳不禁拿出手机查了查这座酒庄的一些相关资料。

    伊甘酒庄,(chateau d'yque),又称吕萨吕斯酒堡,是波尔多1855年评级中的唯一一个超一级甜白酒庄,这一至高荣誉使得当时的吕萨吕斯酒堡凌驾于现今的包括拉菲、拉图、玛歌在内的5大酒庄之上。

    这座历史悠久的顶级酒庄位于法国波尔多最南端、几个产酒区中最小的一个——苏玳的一个小山丘上,其建筑历史可以追溯至12世纪。

    吕萨吕斯酒堡lvsa-lvsi总共拥有葡萄园113公顷,其中的100公顷主要用于葡萄的种植,产量很小。

    葡萄园内土壤复杂多样,表层是薄薄的一层碎石与沙子,下面是一层粘土与更深的整石灰岩,主要种植赛美容与长相思,比例为80与20。葡萄树龄只要达到45年就会砍掉,休耕3年,待地力恢复后再种植。

    目前,葡萄树平均年龄为25年。

    几个世纪以来,葡萄园的每粒葡萄都是手工选择采摘,只采霉变葡萄,如此反复多次。

    遇到未出现贵腐霉的年份,吕萨吕斯酒堡为保证质量,会宣布不生产正牌酒。

    吕萨吕斯酒堡 lvsa-lvsi贵腐甜酒耐久藏,历经百年而更甜美。由于甜葡萄需发酵温度低时间长,吕萨吕斯酒堡的d'yque酒要6年后才上市,例如,吕萨吕斯酒堡2001年底推出的是1996年的酒。

    吕萨吕斯酒堡 lvsa-lvsi甜酒价格昂贵,经常超过波尔多五大名庄。其拍卖价更是惊人。90年代曾有一瓶1784年杰弗逊酒被拍卖,价格约合50万人民币。

    “也就是说想要酿出真正的贵腐酒不仅仅要看老天爷的意思,而且还得花费巨量的人工和时间,对吗?”晋阳这会有些理解为什么老帕尼斯酿不出贵腐酒了,这种酒要成功酿出来简直天时地利人和都要齐全了才行。

    “当然,不仅如此,酿造贵腐酒几乎每一道工序都要做到极致。

    就拿伊甘酒庄来说,首先对葡萄采摘时间的选择是十分谨慎的,每年大概会进行平均6次的手工采摘,以确保挑选到沾染了贵腐菌的葡萄。

    酒庄年均产酒量为65,000瓶,所使用的酿酒葡萄会压榨三次,发酵完成后会移至橡木桶中熟成3年左右的时间。在不好的年份中,产出的所有葡萄酒都不会标上酒庄的名字。

    1910、1915、1930、1951、19、1964、1972、1974和1992这几个年份,由于葡萄品质不符合要求,酒庄因此没有酿造一瓶正牌酒,因此我们不难知道为何吕萨吕斯酒堡那金黄色的液体如同黄金一般昂贵。

    1811年份的吕萨吕斯酒堡酒呈现出了异常悠远的余味,robert parker在1996年品尝这款酒时甚至给出了100分的满分。

    如果我们帕尼斯酒庄也想酿出如此品质的贵腐酒,除非幸运女神降临,否则别,别无他法?中文这个词是这样说的吧?”

    纳多威尔最后还忍不住引用了一句成语,可见他有多不看好当初老帕尼斯的想法。

    “好吧,贵腐酒的事情就到此为止,以后我就尽量想一些办法的,能成功当然最好,不能成功就当作给酒庄积累了一些经验。

    或许我们也能够酿出不一样的葡萄酒呢?当初伊甘酒庄酿出贵腐酒不也是因为一次意外吗?”晋阳耸了耸肩,有空间泉水做后盾,能否酿出贵腐酒他不敢保证,因为这玩意确实有点让人糟心,可他对酿出不一般品质的葡萄酒还是非常有信心的。

    到时候想吃肉有紫荆花牧场,想喝酒有帕尼斯酒庄,啧啧,那人生可就完满了,想想就让人激动。

    “希望如此,那就最好了。”纳多威尔不置可否,反正他也不是酿酒师,到时候这种事情还是让专业的人去头疼吧。

    “对了,纳多威尔,你刚才说酒庄之前的酿酒师是老帕尼斯?那也就是说目前酒庄是没有酿酒师的?”晋阳突然想到一个严重的问题,没有酿酒师的酒庄还能叫酒庄吗?干脆叫葡萄园度假屋好了。

    “没错,所以我们现在需要一个新的酿酒师。”纳多威尔点了点头。

    老帕尼斯连酒庄都卖了,当然更不可能继续留下来当酿酒师了,除非他脑子坏了。

    可现如今想找一个普通的葡萄酒酿酒师容易,不过想要找一个拥有顶尖技艺的就难上加难了。

    这种顶级的人才就像山里的野山参一样,已经彻彻底底的被各大酒庄挖的一干二净,连参毛都不会剩下一根。

    哪怕是花大价钱去挖,别人也不一定会来一个刚刚易主,而且酒庄的庄园主还是个对葡萄酒一无所知的愣头青的酒庄。

    这样看来,留给帕尼斯酒庄的最后选择,或许只剩下了自己培养一途。

    我的天,想到这里晋阳就忍不住头皮发麻,酿酒,尤其是顶级葡萄酒,对酿酒师的技术,尤其是经验方面有着特别高的要求。

    难道你想要让一个刚刚毕业的酿酒师去为酒庄酿酒吗?恐怕他除了会糟蹋那些好葡萄之外,也就不会别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