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为人神那些年 > 正文卷 第六百七十七章 可疑的阵法 2
    事实上,君狂并没有什么思考的余裕。

    虽然不明白凌素素的自爆为什么威力严重不足,当下他能做的也只有防御。保证秦筱等人不被余波伤及,这是他最首要的使命。

    然,预料之中比第一波稍有逊色的第二波并没有到来,紫黑色的光华突然收束,在凌素素战力的位置上形成一个光柱,光柱当中可以看到一个残破不全的人影,头部已经损毁过半,想来是她自爆之后留下的残骸。

    这个念头不过持续了一瞬,他很快就发现凌素素的身体并不是损毁,而是一点点地在崩塌,掉落的碎片很快就被地表吸收,地表开始浮现一圈黯淡的血色纹路。

    ‘如果只是拘束空间的阵法,应当用不着自爆才对。就算用很普通的手段,也能够绘制一个简单的阵法将空间完全禁锢。’他这样想

    这纹路非常古怪,符文是他前所未见的,与传送阵的符文又有所不同,八成也是什么上古年前甚至更早以前的旧物。

    群强并起的年代,开创出来的各种手段也不是如今修士们的手段能够比拟的,这血色的阵法看起来并不像是拘束空间的阵法,这让君狂多了一丝警惕。

    “清良。这阵法有何特殊之处?”君狂并不在意这种时候请教一下管理者。

    “主人,这怕是‘古物’。”

    所谓古物,也就是荒古年前遗留下来的旧物,说明白点,就是荒古遗族留下的智慧结晶。

    即使是古族这样看来野蛮不开化的种群,也总有那么一两个开明的强者,这样顶尖的存在会创造很多可以让古族发挥超乎寻常战力的古物也可以理解。

    “古物出现在这里,你们管理者有清除的义务吗?”君狂又问。

    “回主人的话,凌素素按理说拥有神凰遗迹的进入资格,因此她在神凰遗迹中究竟使用什么手段做什么,只要不触碰禁区我们都不能对她怎么样。”

    知道管理者不能对凌素素采取任何措施,君狂也没打算擅自动用权力命令他们排除危险,只能暂时放松防御,试探着靠近。

    “君上!没事吧。”秦筱关切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君狂并没有回头,双眼一瞬不瞬地盯着面前的光柱:“我没事。你们就在那里呆着,不要随便动作,一旦发现可以进入随身洞府,就要毫不犹豫地进去,不要管我究竟会怎么样。”

    “这恐怕不太好吧。”君谦不着痕迹地皱了皱眉。即使他不服气君狂,那也是在正常竞争的范畴内,如今君狂保护了他们,他们却将君狂弃之不顾只管自己逃进随身洞府,怎么都说不过去。

    难得君谦说句人话,包子立即开口附和:“这阵法看着危险,但只要在随身洞府内,相信不会有什么危险,君上何必执意犯险?”

    “如果我觉得有必要,一定会传音让小小收我进去的。”君狂笑了,“我并不是犯险,只是这阵法看起来不那么简单,似乎整个阵法是以凌素素自爆的能量作为动力,如果放任不管,其他人踏入阵法范围内也许就会发生不幸事件,于情于理我都不能不管。”

    于情,同在神凰遗迹中的人,都是竞争对手,但同时也是肩负大陆未来的人,凌素素自爆是为与他同归于尽,他若不管就是殃及池鱼,怕是往后就难睡个安稳觉了;于理,他是神凰遗迹的新主人,更是天道加持的人皇,包括凌素素在内神凰遗迹中的人不管是死者还是生者都算是他的子民,管理员们更是他的下属,他有必要身先士卒保护神凰遗迹的完整和子民的安全。

    这根本就不是能够独善其身的场合,秦筱等人也非常清楚,因此在劝了一次之后,他们就放弃了。

    秦筱当然没有放弃尝试进去随身洞府,但一直都没有成功。馒头化作原形,趴在她怀里,毛茸茸的大尾巴时不时从她手背上扫过,很快便发现了秦筱手上的镯子。

    “主人,这个,很好看!”馒头凑近手镯,嗅了嗅,狠狠地打了个喷嚏,“这是什么……鼻子麻了……”

    见状,秦筱掩嘴轻笑起来:“这可不是普通的装饰品,是石秀前辈送给我的,算是见面礼吧。”

    “石秀?”花卷不解。

    “难道是销声匿迹多年的六界魔花?!”包子一双大眼瞪得溜圆,目光不但在镯子上逡巡,似乎终于肯定了自己的说法一般,又将先前的话重复了一遍,“确实是当初威震六界的魔花石精花,这质地绝对错不了。”

    闻言,秦筱微微颔首:“到底是你,懂得挺多。”

    “我平日里就喜欢在藏书阁看点书,幸好藏书阁里主事的现在是青云前辈,知道我是主人的灵兽,非常大方地把我不应该看的书也给了我。”包子似乎心情很好。

    “不该看的书……”君谦开始想入非非。

    秦筱抬脚,踩在他脚趾上:“君谦哥哥不要乱想。”

    “你怎么就知道我想什么了?”君谦皱了皱鼻子。

    经过这一茬,众人紧张的心情去了大半,虽然并没有放松警惕,却也没有先前的紧绷。

    这都要多亏馒头这个大活宝。

    “被馒头这么一闹腾,我觉得心情好了不少。”君谦伸了个懒腰,打着哈气。

    “君谦哥哥太放松了,万一要出什么问题,又要被打个措手不及。”秦筱颇为嫌弃地睨了他一眼。

    “怕什么。有真么多层金盾护着,就算真想有人把我们怎么样,怕是也被金盾阻挡根本靠近不了。”君谦无所谓地耸了耸肩,“再说了,除了你会踩我的脚之外,我根本没觉得谁会对我下手。”

    他有恃无恐也是有根据的,包子、馒头、花卷三人修为不及他,况且也没有把他怎么样的理由,就算有真动起手来他身上有君狂用龙皮炼制的外套,就凭这三个家伙怕是自爆能勉强让他重伤,还要不了他的命。

    至于秦筱,这姑娘看似脾气不小,实则很有分寸,从来都很能衡量和掌握一个度,正因为如此,君狂才会不厌其烦地拐着弯儿讨好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