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叔能无过 > 正文 551 枪响
    「看你吓的!有这么恐怖吗!?」隽颢伸手擦了擦小枫湿润的眼眶,笑问。

    红着脸的小人儿一声不吱,把身子缩进隽颢怀里,就怕和杜轩对视,丛没想过有一天他会在同侪面前表现出胆小幼稚的那面,那是私底下只有布布的时候,才会发生的事,现在他脸都没了,这让小枫尴尬的想死。

    这边见客人一消停,服务员立刻识时务的把餐点端上桌,让隽颢十分满意,他惊魂未定的宝贝正需要甜点安抚。

    无视眼前两只大电灯泡,他切好松饼,舀起一小口上面点缀满满奥利欧的香奶冰淇淋,送到小枫嘴边:「来吃点甜点压压惊,这看起来蛮好吃的,你试试!」

    一直刻意闪躲,低垂着眼眸的小枫一见到冰淇淋,双眼不由的一亮,马上露出了欣喜神情,但又怕是在作梦似的,久久不敢张口。

    看得隽颢忍不住发笑,故意问了句,「不想吃?」才刚要挪开,立刻被小枫抢了去,送进嘴里。

    很快地,红肿的眼眸瞬间褪去,只剩下满满的笑意。见小枫开心地都没话了,隽颢又连着喂上几口,更是把小枫给乐歪了。

    早就以为这辈子已经跟冰淇淋绝缘的他,作梦都想不到布布会在这冰天雪地里放松禁令,自从山上那一次险些送掉小命后,很神奇地,在家他竟然连冰淇淋的广告都见不到,现在还能尝到这甜蜜的滋味,他直想抱着布布亲上几口。

    「这么好吃!?」隽颢笑问着。

    小枫猛点着头,「好吃!」刚才还吓到飙泪的人早把脚痛忘得一干二净,尽情享受这半年来唯一的一球冰淇淋。

    看着小枫,隽颢在心里深深地叹气,其实,不只有小枫他怕上医院去,就连他这天不怕地不怕的人也越来越害怕进到医院,有了那次小枫小手术他担心到昏倒的经验,他真不知道下回会有什么噩耗等着小枫,他舍不得那些冰冷的器具对小枫开膛剖腹,就算小枫愿意,他也舍不得。

    见小枫几秒钟时间由哭変笑,杜轩嫉妒着隽颢,嫉妒他了解小枫的一切,嫉妒他拥有小枫所有的信任,嫉妒他比自己早一年认识小枫,隽颢握着一手的好牌,让他只能远远的望着他……

    做为险些酿成意外的始作俑者,杜涵歉疚地等着小枫终于破涕为笑,才敢开口:「小枫,对不起,姊姊不该拿你东西!这链子还……」她其实只是想逗一逗小枫,新闻报导这么大一个篇幅,任谁都想一探究竟,好奇链子里到底刻着哪家女孩的名字,是不是真如杂志报导,或者像杜轩猜测的,这叔侄真有不伦之恋。

    没想到,不但害了杜轩,还欠了一笔不小的钱……

    「不必还了!再买条新的!」隽颢恨恨地把脸撇向一边,那是他送出手的礼物,是特别为小枫挑选的,他不爱别人随便碰触,就算对方是女子,也不打算留情面。

    杜涵尴尬极了,两手僵在空中。

    「布布!」小枫惊讶地看向隽颢,没想到他会这样直白的说,害他也变得尴尬,一手偷偷扯了扯隽颢的袖子,求他别再毒舌了。

    「姐姐!不是你的错,是我……太急……」急着怕被人发现其中的真爱密码,更是急着怕拿不回链子,才会忘了自己脚上有伤,差点摔断腿。

    小枫瞧杜轩和杜涵的表情,大概已经猜到这条链子对他的重要性,也猜到了他多么深爱着送礼之人,脸上悄悄染上了一层红晕,一时找不到话解释这不可为外人道的秘密,他小心翼翼地把链子接到手里,像是价值连城的珍宝一般,这才真正安了心。

    小枫爱不释手的模样,又一次重伤了杜轩,心中正淌着血……

    隽颢直白的话已经在无意间,间接承认他就是赠礼的人,那么链子里还能是谁的名字呢!答案已呼之欲出!

    「布布!帮我系上!」小枫拉高了袖子把细瘦的手腕举到隽颢面前,噘高的嘴明白的告诉他,他只爱这条链子,就算他能找来一模一样的,也取代不了。

    小枫难得一次坚持己见,隽颢就不敢惹宝贝不开心。

    约五公里路程的缆车丛滑雪场出发,中间共五个休息站,分别设置了有瞭望台、国家公园、餐厅、游乐园等不同景点,最后再绕回滑雪场,中途仅国家公园占地较広,能有车辆或直升机通行,其他都是林间小径,只能徒步行走。

    隽颢没坐过缆车,更不知道自己惧高这么严重,虽然他已经借故调来了免费的直升机,但是这还得等到国家公园站才行,一想到还得跨过两站,他就忍不住腿软。

    而最糟糕的是,杜轩和杜涵竟不请自来的,跟着他们上了同一台车廂,难道他脸上的表情还不足够让他们明白,他不欢迎吗!!

    尽管隽颢已经拼命在情敌面前表现的英明神武,却没办法阻止自己愈渐发白的脸色,当缆车又缓缓驶离站台,他脸上的汗珠也跟着不停往上冒。

    心细的小枫怎么不知他们家的狮子王有多好面子,以他的个性绝不会愿意在外人面前曝露自己的弱点,而他们又非到下一站不可,他无声地环抱住隽颢一会儿,直到他再也假装不了若无其事,出声把杜轩杜涵引到另一面去,背对着隽颢,这让他能好好的舒一口气。

    「哇!看那有温泉,还冒着烟!」小枫指着远处被白雪覆盖的山腰,掘了一个个水池,大白天却冒着烟,冰火二重天的奇景。

    「听说这温泉很有名!」

    「为什么有名?」

    「因为室外是零下甚至负2、30度,温泉里却有30-45度的高温!很多人寻刺激在水池里泡热乎了,再冲出水面,跳到下一个水池,是不是很有趣?」杜涵说得兴高采烈,经不起诱惑的小枫两眼随之放亮。

    「喜欢的话,下了缆车,我们可以一起去泡温泉!」杜轩提议道。

    小枫很想答应他,其实他脑子里早就是白烟袅袅的景象,只是那么冷的气温,他的身体能受的了吗?

    见小枫不说话,杜轩又补上一句,「泡一泡温泉,你的脚也能好的快!」

    「这……我得问过牧华叔叔才行!」小枫失望地看向窗外,虽然他很想去,但是他不能再给家人添麻烦了。

    杜轩心生疑惑,\"为何需要问过江医生!?上回他和大叔争论着小枫能不能看极光,也得问过江医生,但这次小枫没有半点感冒的迹象啊?难道小枫的身体有什么难言之隐!?\"

    正犹豫着该不该多问的时候,缆车突然无预警的晃动了下,聊得开心的三人对这小小的摇晃完全无感,唯有恐高的隽颢全身的神经都搭在缆车上,稍有一点动静,就冷汗直流,当他试图把恐高的怯弱挡在门外时……

    “啪!”地一声,缆车车门突兀地响起被硬物击中的爆裂声。

    靠窗的三人还没来的及反应过来,一直绷紧神经的隽颢猛地丛椅子上跳了起来,大喊一声,「有狙击!快趴下!」

    不等三人回神,双臂用力拢过,使劲将他们按趴到地上。

    毋須隽颢多做解释,一阵明显的枪响,接着是数颗子弹击中了车厢,破裂的玻璃掉了下来,另一窗现出了一个弹孔。

    才反应过来发生什么事的杜涵吓得哭出了声,忍不住要尖叫,却被隽颢死死地摀住嘴,「别出声!别出声!现在还不确定目标是不是我们,千万别出声!」回头看了眼小枫,瞧他摀紧了嘴,才安心。

    在杜涵再三点头保证后,隽颢放开了手,一边紧搂着同样吓得发抖的小枫。

    「布布……」

    「别怕!没事!」隽颢小心观察着外头的动静,其他车厢后知后觉地也传出了尖叫。

    枪声在三人趴下后,稍停了会儿,没再响起,吓傻了的小枫和杜涵动都不敢动,胆大的杜轩却想抬头看个究竟,才一有动作,立刻被隽颢给拉下,朝他恶狠狠地低吼:「不想头被轰掉,就给我趴下!」

    杜轩很是不服的回瞪,但隽颢双眼迸发的气势却强过他百倍,紧扯住杜轩的领口,厉声道:「你确定隔壁车厢没有埋伏!?」

    杜轩被隽颢一句话给问的惊呆,他确实没想到这个可能,再抬眼看看窗户上的弹孔不偏不倚的正好打在三人站的那一面,若隽颢没实时拉开他们,现在他们其中一人可能已经中弹。

    隽颢的临危不乱,令他折服,得了他的警告,才没真的探出头去,否则他可能就送命了,于是,他默默地听从了隽颢的指挥,即使对方明明是他半小时前还想一较高下的情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