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寒门栋梁 > 正文卷 第四二四章 不想走了
    寇沛涵一双冷冽的目光直接看向那些家奴和打手,怒声道,“都不要动,放了我家相公,不然我立刻砍下你家老爷的脑袋。”

    家奴和打手们在短暂的惊愕后,神色便恢复了正常。他们齐齐的将目光投向龙小云,显然他们是在等待龙小云饭命令。

    寇沛涵直到此时才恍惚意识到情况有些不对头,这齐家的当家人好像是眼前这个女人呐!坏了,相公说的是擒贼先擒王,他要我擒住的应该是这个女人呀。可是此时若是放开齐发,再去要挟龙小云,显然是做不到了。

    因为寇沛涵发现,此时的龙小云一双眼睛似乎喷出火来的样子,她紧盯着寇沛涵,似乎要把寇沛涵生吞活剥的一副模样。

    而此时的周致却想的是寇沛涵擒住齐发是再合适不过的。的确,齐家的当家人是龙小云,可周致早已看出来龙小云的武艺不弱,娇妻涵儿的武艺显然比不过龙小云。真要是和龙小云打斗的话,涵儿说不好会吃亏。

    而齐发虽说不是齐家的当家人,但他毕竟是龙小云的老公。齐发虽说在龙小云跟前谨小慎微,很是懦弱,甚至大气都不敢出。可龙小云也不一定拿齐发不当回事。毕竟失去了齐发,龙小云成为一个寡妇,她在齐家的地位也会受到威胁和挑战。

    周致的一双星目不错眼珠的盯着龙小云,拿捏着龙小云的心理变化。

    齐发的身体在不停发抖,脸色骇然,他微微侧头,朝龙小云投过去求救的目光。

    那目光之中充满了无尽的恳求和可怜。

    “夫人,你可不能不管为夫呀!”齐发的声音发颤。

    “哼!真是个没用的东西,这院里这么多的人,如何就你如此怂蛋,被这小妇人抓住了?老娘有你这样的丈夫真是丢人呐!唉!老娘真是瞎了眼,如何就看上你这窝囊废。”龙小云皱着眉头说道。

    可随后让她却又朝寇沛涵说道,“放了他,本夫人立马放了你的相公,还有那小崽子书童。”

    “我看出来了,你就是个蛇蝎妇人,我岂能轻易相信你说的话。我其实不想伤人性命,但你也要先放了我相公才行!”寇沛涵道。

    “咯咯,你这小妮子还有点儿心术,不过本夫人岂是言而无信之人!”龙小云狡黠的一笑,道。

    龙小云此时心里在痛骂他没出息的丈夫齐发的同时,也在暗暗懊悔。唉!今日真是大意了,还真是小看了这女子。

    其实从一开始她轻飘飘的落到院里,自己就应该察觉到她应该是个厉害的人。可……唉!自己还没反应过来,事情就弄成了这样。

    依照她的脾性,她哪里吃过这样的亏?

    是呀,她的武艺自忖很是不错,她也相信一定能打得过寇沛涵,,可现在却受到了寇沛涵的要挟。

    哼!这口气定然要出。

    只不过今日显然不行了。

    她又是淡然一笑,道,“你到底是放还是不放,他虽是我家老爷,但你信不信我根本不在乎他,会舍弃了他的性命不要也要又炸了周致?”

    听龙小云这样说,寇沛涵心里不禁一哆嗦。眼前的女人是个魔头般的女人,她若是真的不在乎这老者了,自己还真是没有办法。

    是呀,难道自己会和她一样,也会不顾及自己相公的性命?显然不能。

    要知道,周致是自己亲亲的相公,是自己一辈子守定的男人,是要和他白头偕老,甚至下辈子还要做夫妻的。

    寇沛涵不禁脸色彷徨,一阵犹疑。

    还好周致现在头脑很清醒,他突然说道,“涵儿,不要管我,更不要放了齐发个老东西,你现在就带他走,你家相公不会有事的。”

    “不!”寇沛涵坚定道。

    “呵呵。涵儿如何就不听你家相公的话了?如何就不相信你家相公了?你家相公说了没事,就是没事。

    放心,你相公对那蛇蝎女人的心思摸的非常清楚,说她不会怎么样了我就定然是这样的。快走!”周致开始说话的时候,声音很和缓,甚至带了恳求寇沛涵的韵味。可最后却是脸色阴沉,声音激昂,俨然是给寇沛涵下了命令。

    在寇沛涵印象里,老公好像还从没有这样对自己说过话。今日他是怎么了?如何就这样对待涵儿?

    可随后寇沛涵的心情就冷静了不少。老公想来心计很深,很有主意。他说没事,想来定会没事的。

    这样想着,寇沛涵手中的长剑逼迫的齐发就更加紧了。齐发的脖颈上几乎有鲜血渗出。

    “夫人,莫非你真的不管为夫了吗?你可不能这样做呀!”齐发急急的恳求道。

    龙小云更是气愤不已。奶奶滴!他真是个没出息的货,更是一个没脑子的人。龙小云并不说话,而是十分厌恶的瞪了一眼齐发,气的呼呼的喘着粗气。

    寇沛涵深情的望了一眼周致,周致很是淡然,一副满有把握,自信满满的轻轻点头,这更是让寇沛涵放心不少。

    “相公自己保重!”寇沛涵喃喃道,生意几乎有些哽咽。

    “走吧,明日就是你家相公安然出去的时候,也是这齐家倒大霉的时候。”周致安慰道。

    寇沛涵冷声道,“走,出院!”

    在长剑的逼迫之下,齐发无奈的一步步朝院门口走去。而此时的龙小云却突然道,“本夫人立刻放人,不过我放人之后,你可不要言而无信!”

    “我岂能和你一样,是那种说话不算的人。你先放人吧!”寇沛涵眼前一亮,急急道。

    龙小云无奈的朝那几名家奴挥挥手,几名家奴就要放人了。

    龙小云现在想的是,现在放了周致又如何?这是在自己家院子里,等寇沛涵放了齐发,自己这边还不是非常利落就又能抓了周致?要知道,周致可是一个没有武艺的人。依仗着自己这边人多,可能抓住了寇沛涵也未可知。

    不得不说,龙小云的想法还是不错的。

    可让她很是失望的是,此时周致的犟脾气上来,脖子一梗道,“不要放我,我周致岂是你说绑就绑,说放就放的?

    呵呵!其实这样捆着很舒服呐,我周致今日还真是不想走了。”

    “哎呦!真是个有骨气的人呐!行!既然你不想走,那本夫人可就无话可说了!”龙小云道。

    寇沛涵却是急急的问道,“相公,你这是何道理?今日相公和小武先安全出去了,明日在与这齐家算账又如何?”

    “呵呵!涵儿,相公自有道理。你就相信你家相公说的话吧!明日一早,你就押着齐发来这院里看热闹便是!”周致笑道。

    寇沛涵纳闷不解,可看周致一脸从容,似乎成竹在胸,也就蹙着秀眉想了想,随后不在理会龙小云,将齐发押出齐家。

    龙小云站在院中,一会儿看看周致,一会儿又扭头看看寇沛涵和齐发渐渐消失的背影,若有所思。

    寇沛涵已然步出院外,清脆的声音响起,“蛇蝎妇人,好生待我家相公,我家相公但有毫毛的伤害,明日姑奶奶定叫你齐家鸡犬不留,化为灰烬。”

    声音响亮,但却别有一股霸气和杀气。

    这样的声音听在周致耳朵里,周致不禁暗暗欢喜。涵儿这些阵子成熟了不少,也变化了不少呐!

    她是我周致心中的涵儿,一点儿也不让我失望呐。

    此时的龙小云真的无可奈何了。事情发展到了这里,她真不知如何处理了?

    没有办法,只有等到明日了。

    自己的丈夫齐发虽说是个窝囊废,但却也是自己离不开的人。唉!这件事情自己好像不能处理了,唉!看来明日只有去寻那个人了。

    一想起那个人,龙小云的一颗心就砰砰的剧烈跳动起来。她的脸上也似乎火辣辣的,发烧的感觉。

    这仿佛是少女的那种羞涩。

    这种羞涩只有对那个人才会有。而对她现在的丈夫齐发却是丝毫没有。

    “娘亲,爹爹被那女子带走了,我们现在怎么办?”齐二问道。

    齐发虽是齐二的亲爹,而齐发遇到了那样的危险,按道理齐二应该为齐发担心才对。可此时的齐二心里想的更多的则是寇沛涵。

    他亲眼见到了寇沛涵的伸手,呵呵!这样的女子太少见了。我齐二如何才能得到她呢?

    一想到女人,齐二就忘了他老爹的安危。

    呵呵!这样看起来,这齐二也算是奇葩中的奇葩了,败类中的败类了。

    龙小云此时心乱如麻,怒声道,“明日再说,你们给本夫人看好了周致,还有那个书童小崽子。记住了,今日不要为难他们。

    本夫人今日倦了,去歇息了!”

    龙小云一向不喜欢熬夜。她知道熬夜对她的容颜没有好处。

    家奴和打手们自然不敢对龙小云的命令有丝毫违拗,所以这一夜过去,周致和齐彦武并没有受到任何刁难。

    当然了,周致仍然是被捆在木桩上的。

    齐彦武因为瘫倒在地,不能爬起,家奴和打手们对他的关注自然就少了。齐彦武蜷缩在地上,慢慢恢复着体力。

    他毕竟年幼,而且又从小习练武艺,精力恢复的很快,只是一夜下来,齐彦武就感觉浑身的筋骨又有了气力,齐彦武估计此时他定然能站起,甚至能坚持着打斗一番了。

    他被齐发和齐二抓到了齐家,确实受了不小的折磨。特么的!齐家的皮鞭很是厉害,而且那些家奴和打手也狠。好在抽打齐彦武的功夫不大。

    此时齐彦武暗暗想道,昨夜周致哥哥和大嫂说的很清楚,今日就是他从齐家安然脱身,齐家倒霉的时候。可眼见到东边的天空慢慢发亮,事情却还是没有任何转机。

    正在齐彦武彷徨之际,大嫂寇沛涵押着齐发又进了院。看大嫂的脸色有些苍白,显然大嫂昨夜并没有走远,而且她是一夜未眠。

    而此时的齐发早已被绳捆索绑的结结实实。大嫂手里那冰冷的长剑仍然抵在齐发的脖颈上。齐发走路都困难了,一夜之间仿佛又苍老了很多。

    “涵儿,如何来的这么早,且慢慢等,马上就有转机了!”周致自信的说道。

    寇沛涵早就急切的详细打量了周致好一番,见周致安然无恙,才放下心来。

    慢慢等就慢慢等吧,反正相公不会欺骗我的。寇沛涵如是想到。

    龙小云也早早起来,精心修饰打扮了一番,带上几名家奴和两个女婢,慢慢走到了院里,看了一眼周致和寇沛涵,还有他的丈夫齐发,默不作声的朝院外走去。

    “夫人,你又要去寻他吗?”齐发显然伤心欲绝,失声问道。

    “不去寻他难道还有别的办法吗?谁让你个老东西是个窝囊废!”龙小云咬牙切齿的说道。

    “唉!”齐发陡然一声长叹,身体颤抖的更加厉害。

    不过他却没有阻止龙小云,毕竟自己的性命才是最重要的。只要自己活着,自己就能拥有龙小云这个女人。虽说这个女人蛮横霸道至极,但她也有她的好。自己离开了她活着也就没有任何意思了。

    龙小云一行人还没走出大门,却听到门外传来一阵杂乱的脚步声,紧跟着,一行队伍便齐齐的闯进院中。

    这支队伍足有二十个人,每人腰里都挎着弯刀,净胜抖擞的模样。

    在这支队伍的后面,缓步走进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年。在少年身边,是五名太监。

    见到他们,周致嘴角旋即浮现满意的笑。

    事情终究没有出乎自己的预料。事情对小有波折,但最后还是按照自己事先想的轨道发展了。

    呵呵!这十四五岁的少年,手摇折扇,穿着华贵,气定神闲,他正是当朝太子朱厚照。而那五名太监自然是刘瑾、张永、邱聚、魏彬和高凤了。

    朱厚照领着这五名太监一步三摇的走了几步,朱厚照看了一眼周致,还有寇沛涵,以及整个院中的景象,而后朝刘瑾使了个眼色。刘瑾便高声叫道,“太子驾到!”

    啊!

    什么?他是太子?

    我的天呐!太子如何就光临了这小小的齐家?

    龙小云还有院中的家奴和打手们顿时愣在当场,不知所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