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赵为王 > 正文卷 第三百五十二章 范睢的煞星?救星?(第三更)
    咸阳,应侯府。

    范睢的心情很不好。

    非常的不好。

    虽然才刚刚回到咸阳没有几天,但是整个咸阳城之中那纷纷扰扰的流言,却还是不可避免的传到了范睢的耳中。

    让范睢非常愤怒的是,大部分的流言之中都认为如果不是范睢怂恿秦王稷发动这一次伐楚之战的话,那么秦国根本就不可能失败!

    见鬼,难道这些愚蠢的东西不知道,其实范睢从头到尾就不希望进行这一战么?

    难道这些愚蠢的家伙就不知道,范睢甚至为了这一战而不惜保举自己的死敌白起作为主将吗?

    事实上在这一战之中,范睢觉得自己大部分时间里的意见都是正确的。

    可正是这些正确的意见,却被秦王稷、被秦国大部分的人给完全无视了!

    如果说这仅仅是些许流言,那倒也罢了,毕竟红眼病是无处不在的,从来也死不完的。

    自从范睢当上相邦之后,那些攻击范睢的流言便从来都没有停止过。

    范睢的心中非常的清楚,这些流言之所以是流言而没有成为现实,原因其实非常的简单,那就是秦王稷不愿意让这些流言成为现实。

    在秦国,只要秦王稷不愿意发生的事情,那就一定不会发生!

    所以范睢的相位虽然一直以来不知道引来了多少觊觎,但由于有秦王稷的保护,这个位置一直都是稳如泰山。

    可现在不同了。

    自从那天谋和归来的秦王稷极其罕见的当场怒骂了一通范睢之后,范睢就有一种感觉。

    自己可能要被罢相了。

    虽然说自从长平之败后,范睢的相位就一直算不上稳固,但是直到那一天,范睢才真正的产生了一种朝不保夕的危机感。

    更让范睢不安的是,从洛邑回归咸阳这几天的路程之中,秦王稷甚至都没有召见过范睢一次,也没有和范睢说过哪怕一句话!

    这一切的一切都加深了范睢的危机感。

    为了活命,范睢其实也不是没有做过努力。

    在接连数次进宫求见秦王稷遭到拒绝之后,范睢又将目光投向了秦国太子安国君赵柱。

    作为太子,安国君在秦国、尤其是在秦王稷的心中有着很强的影响力,如果赵柱肯帮忙劝说秦王稷的话,这件事情很有可能还有转机。

    但是让范睢无比愤怒的是,安国君赵柱却偏偏在此时此刻称病不出,拒绝了一切探访。

    不用说,被拒绝的人当然也包括了范睢在内。

    那么问题来了,除了安国君之外,秦国之中还有人能够在秦王稷面前保住范睢的相位么?

    答案是没有。

    范睢现在感觉自己就好像是一只被困在笼中的猛兽,明明看到了那黑夜之中步步逼近的森冷刀光和死神的脚步声,但却对于接下来即将发生的一切无可奈何。

    逃?商鞅就是前车之鉴,在秦国严密得连住个客栈都要出示通传的制度下,逃亡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但要是不逃的话,留在咸阳之中岂不是和等死无异?

    就在这个时候,范睢居然还从心腹的口中听到了这么一个消息。

    “咸阳城中有一燕人说客名曰蔡泽,其人曾于众人面前扬言,若是能够得到大王召见,则大王必定将范君罢相,而命蔡泽为相!”

    范睢这一听心里就非常、非常、非常的不舒服了。

    现在竟然连区区一个来自燕国的、名不见经传的说客都能够骑到吾范睢的头上拉屎拉尿,用吾范睢之名来刷声望了?

    这特么能忍?

    不能!

    所以范睢就把蔡泽召来了。

    作为秦国相邦,想要在咸阳城之中找一个人还是非常简单的。

    在看到了蔡泽之后,范睢的嘴角先是露出一丝笑容,随后脸色又立刻变得更加的阴沉了。

    就是这么一个丑八怪,也想要踩着吾上位?

    蔡泽大大咧咧的来到了范睢的面前,对着范睢做了个揖:“燕人蔡泽,见过应候。”

    范睢顿时大为光火。

    这个蔡泽不过就是一个布衣之士罢了,吾乃是堂堂大秦帝国相邦,更被大王封为应候,汝在吾面前居然不行大礼,仅仅是做了个揖?

    范睢恶狠狠的盯着蔡泽,说话时候的语气比冬天的寒冰还要更加冰冷几分:“吾尝听人言,汝欲取代吾而为秦国相邦,可有此事?”

    蔡泽不慌不忙的点了点头,道:“回应候,确有此事。”

    范睢冷笑道:“汝何德何能,竟敢出此狂言!”

    蔡泽面对着范睢的质疑,面上并没有任何的惊慌,而是笑道:“应候可知文种、商君、吴起之事乎?以吾之见,应候不久当步此三人后尘矣!”

    文种,越国大夫,曾经帮助越王勾践卧薪尝胆,最终击败吴王夫差复国成功。但最后却因为功高震主被勾践所忌,落得个赐剑自杀的下场。

    商君,也就是大名鼎鼎的商鞅。商鞅主持了一次彻底改变秦国命运的变法,但是却在秦孝公死后被秦惠文王车裂,死无全尸。

    吴起,魏国军事家、改革家,大名鼎鼎、一度天下无敌的魏武卒就是由吴起一手创建,在吴起的率领下魏国攻占了秦国的河西之地,将秦国的疆域压缩到极致,几乎让秦国走到灭国的边缘。

    魏文侯死后吴起被罢黜,随后逃奔楚国被楚悼王任命为令尹,在楚国展开变法,让楚国迅速变得强大起来,接连击败老东家魏国,让魏国开始从巅峰滑落。

    但吴起的变法得罪了楚国的旧贵族,楚悼王死后,吴起被旧贵族们乱箭射杀于楚悼王的尸体之上。

    这三个家伙虽然经历的事情不同,但总结起来就是一个词——不得好死。

    如今蔡泽用这三个人的命运来形容范睢,也就是指明了说范睢以后也是不得好死的了。

    因此范睢听了这番话之后自然便是勃然大怒,反驳道:“蔡泽,汝此言何其荒谬也!若此三子者,皆乃安社稷、立百姓、扩疆土、忠君王之人也。固义之至也,忠之节也。是故君子以义死难,视死如归;生而辱不如死而荣。士固有杀身以成名,虽义之所在,虽死无所恨。何为不可哉?”

    简单的来说就是一句话,这三个人死了也被天下认为是忠义之士,那么我范睢要是能够和他们一样以忠义之名而死,那又有何不可?

    范睢觉得,自己这么一番大义凛然的话说出去之后,这个蔡泽应该会闭上嘴巴,然后灰溜溜的滚出这扇门去了吧?

    然而范睢并没有想到的是,蔡泽在听到了范睢这番话之后非但没有任何的受挫,反而嗤嗤的笑了起来,脸上的表情极为嘲讽。

    在笑了好一会之后,蔡泽才开口说道:“应候此言差矣。泽敢问应候,若是以对秦国立下之功劳而论,应候比之武安君如何?”

    范睢沉默了一下,最终还是摇了摇头:“吾之功劳,远不如武安君也。”

    范睢的这番话倒还真不是谦虚。

    要知道白起自从崭露头角以来,一共为秦国夺得了河东郡、三川郡、南阳郡、南郡以及半个河内郡,将秦国的疆域扩张到了原先的两倍之多。

    这泼天的功劳别说是范睢了,就是从秦国立国到现在为止都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够和白起的功劳相提并论。

    蔡泽继续说道:“以武安君之大功,如今境遇如何?”

    范睢张了张嘴巴,半晌说不出话来。

    蔡泽又道:“以武安君之大功,一旦秦王不喜之,尚且落到如今之境遇。那么吾想请问应候,若是有一日秦王亦不喜应候,则应候届时下场又当如何?”

    “够了!”范睢突然重重的一拍面前的桌子,喝道:“不用再说了!”

    然而蔡泽的话语还在继续:“应候,吾已明言至此,为何还不明悟?若再如此,便是应候自取灭亡也!”

    蔡泽的话,好像一把把刀子一样狠狠的扎进了范睢的内心之中,让范睢整个人生疼生疼的,有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

    难道吾范睢英明一世,最后却只能够落得个死路一条?

    就在范睢几乎要陷入绝望的时候,他突然看到了蔡泽脸上那似笑非笑的表情。

    下一刻,范睢突然悟了。

    这位秦国的相邦突然一下子长身而起,朝着面前这仅仅不过是一介布衣白身的蔡泽深深的行了一礼。

    “还请先生救吾!”

    正因为低着头,所以范睢没有看到的是,在他低头的时候,蔡泽脸上露出的那一丝得计的笑容。

    其实即便是范睢看到了,那可能也改变不了什么了。

    毕竟没有人比范睢更加的清楚,此时此刻的范睢,到底是在面临着怎么样的一条绝路!

    只要能够有机会摆脱这个身死族诛的命运,那么就算是再渺茫的机会,范睢也一定不会去错过的!

    蔡泽坐在那里受了范睢一礼,等到落座之后的范睢一脸恳求的看着自己,充分的享受了一下这小小的虚荣心之后,这才不急不忙的开口了。

    “若以泽之见,此事易尔。”

    范睢心中一喜,忙道:“还请先生教吾。”

    蔡泽对着范睢笑道:“应候难道未曾听闻过陶朱公之事乎?若效仿陶朱公急流勇退,自可解此杀身之厄。”

    “陶朱公?”范睢闻言心中便是一动。

    陶朱公范蠡,和文种同为越王勾践的左膀右臂,是帮助勾践复国的大功臣。

    但和文种最后惨死的下场不同,范蠡在帮助勾践复国之后便辞官而去,更三度经商而三度巨富,得享天年而终,传为美谈。

    但想了想之后,范睢又摇了摇头,叹道:“先生有所不知,吾即便此刻欲效仿陶朱公之举,但若辞官之后有宵小之辈于大王面前攻讦于吾,吾亦是死路一条也!”

    蔡泽摇头道:“应候此言差矣,以泽之见,若是应候辞官,则必定被人攻讦也。但若是有人能于秦王面前为应候开脱,应候又如何会惨遭横死?说不得当能得享天年而终矣!”

    范睢听到蔡泽的这番话之后,身体就是一震,双目之中突然爆发出一阵精光,死死的盯着蔡泽。

    蔡泽面色不变,笑吟吟的看着范睢。

    良久之后,范睢脸上突然阴霾尽去,仰天爆发出一阵畅快无比的大笑。

    “来人啊,且备好酒席,吾今日要和蔡泽先生一醉方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