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红尘有幸,相思未负 > 第32章大结局
    齐楚惜从地牢里出来时,一直强忍的翻涌感终究是忍不住,涨潮般涌上喉头,令她哇地一下吐出来。

    凡是能想到的酷刑,方才她在地牢中都见了个遍。

    这些惨绝人寰的刑罚,真的都是宋轶戈下令执行的吗?

    她从未见过如此让人绝望的地方,毫无生机,即使她不是死囚,进去一趟也会觉得自己突然了无生意。

    她不知道自己是怎样回到常宁宫的,就连沐浴时,都会想到那个被除了脑袋都被浸在污臭发黑的水池中的人,浴桶里芬芳的花香,到了她的鼻尖,都是腐臭味。

    她几乎是以平生最快的速度洗完了澡,直到扑上松软的床,她的心才稍安一些。

    “主子。”莲儿帮她将头上的首饰一样一样地卸下来:“方才刘总管遣人来说,皇上正在处理恭亲王的余孽,让您不必等他了。”

    “嗯。”她重重地应了一声,将脸埋进被褥中。

    不来也好,一来她确实是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他;二来她既然决定要离开了,就不要再徒生枝节,免得到时候自己又心有眷恋,舍不得离开

    第二日一早,齐楚惜便醒了过来。

    莲儿已经将包裹收拾好了,她看了看天色,手脚麻利地洗漱完,趁着天还没大亮,行色匆匆地往宫门口去。

    她让宫女穿上了自己的衣袍躺在床上,自己则换了宫女的衣服。

    宫门口坐着两个正在打盹的侍卫,见到她们,懒洋洋地问:“出宫?可有手谕?”

    莲儿急忙点点头,将齐楚惜昨夜写好的宣纸递给他。

    侍卫草草看了一眼,就将宫门开了一条小道让她们出去。

    手谕落款是齐才人,皇上昨儿才宣布择吉日封后的人,她让放的宫女,谁敢拦着?

    早朝后,张煜臣跟着宋轶戈回到御书房。

    “皇上,这是恭亲王家中抄出来的,都是这些年贪污所得。”张煜臣恭恭敬敬地呈上一张纸。

    宋轶戈看都没看,便将纸扔到一旁:“统统充入国库。”

    “那恭亲王府的家眷奴仆您看怎么处置?按理说谋反罪当抄九族”

    宋轶戈一掌拍到檀木桌上:“这就是你跟朕说的,有要事相商?”

    张煜臣眼观鼻鼻观心:“皇上恕罪,微臣以为既然是谋逆罪,还是要谨慎处理为好。”

    不知道为什么,他今日总觉得哪里不对劲,早朝时便想赶紧去常宁宫看看,可好不容易挨过了早朝,又被张煜臣拦了下来。

    “参见皇上。”刘总管适时进了御书房,面色一片凝重:“皇上,楚贵妃毙了。”

    脑袋中一直乱七八糟的思绪好像突然在这一刻就清明了,早朝时便一直在脑中闪烁又抓不到的光,此时终于清晰起来。

    宋轶戈猛地起身,剐了张煜臣一眼,脚步凌乱地朝常宁宫跑去,毫无半点帝王尊仪可言。

    张煜臣没跟出去,他摸摸鼻头,往外望了一眼。

    瞧这个天色,楚惜应当已经离开都城了吧。

    两年后。

    杨柳依依的江南水城。

    漫天的春色,倾洒在街道上,笼罩着玩闹的孩童、相伴出街游玩的少女和街边琳琅满目的小玩意上。

    “老板娘,这对簪子多少钱?”

    不知何处,一道清脆的声音响起,白皙而骨节分明的纤纤玉手拿起对簪中的一支,别到同行少女的头上,迎着骄阳,雏菊栩栩如生。

    “莲儿戴上这个可真好看!我看啊,就沿着这条街走回客栈的功夫,给你提亲的人啊,就能踏破咱家客栈的门槛。”

    “姐姐你别这样说!”年纪较小的少女羞红了脸:“莲儿还不想嫁呢。”

    齐楚惜瞅着她这般娇羞模样,心情大好,豪爽的对店家道:“老板娘,这个,这个,还有边上那两对,都给本姑娘包起来。”

    “好嘞!”

    挽着莲儿的手漫步在喧闹的街上,阳光不知不觉间变得有些猛烈,晒得她只好眯起双眼。

    当初她带着莲儿逃到了江南,来了这座靠水的城池,用张煜臣给的钱寻了一处热闹的地方开客栈。

    她请了好几个伙计,每日醒来便是带着莲儿逛逛街,在茶楼饮个茶吃江南特色的点心,生活好不惬意。

    张煜臣偶尔会来探望她们,但是不敢太过频繁。

    直到两年前,宋轶戈病重驾崩了,他同父异母的弟弟继位,这位新上任的皇帝只有区区九岁,张煜臣几乎为他操碎了心,基本上没什么空闲的时间来看望她们了。

    知道这个消息时,她的心确实抽痛了许久,整个人窝在客栈的阁楼里好多天,迟迟缓不过来。

    宋轶戈是她青春时期的憧憬和幻想,也是她幻想破灭后的噩梦。

    不得不承认的是,这么多年过去了,她依然很爱他。

    虽然这份爱,没法支撑她留在大魏皇宫,陪他坐拥天下,执手看万卷江山。

    尽管她一直说服自己,宋轶戈是被齐楚嫣蒙骗了,才会对她做出那么多不可饶恕的事情,但她到那时才发现,直到如今,她依然希望能与宋轶戈携手度过此生。

    可齐楚惜心里明白得很,宋轶戈,非池中之物,他天生,就应该坐在至高的位子上,鸟瞰天下苍生。

    只愿来生不在帝王家,一生一世一双人,平淡幸福的相依为命就好,她恍惚地想。

    “姐姐?”

    走着走着,莲儿突然不动了,瞪大了双眼看着前方。

    她回过神来,顺着莲儿的视线看过去,整个人怔愣在原地。

    目光所及之处,是自家客栈门口,此时正倚着一个身形清隽的男人。

    他目中含笑,一身典型江南富家子弟的大半,手中还像模像样的拿了一把折扇。

    只是这面容,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

    他不是重病去世了吗?

    齐楚惜只当自己是思念过重,出现幻觉了,伸手摸上他的脸,喃喃道:“这幻觉好生逼真,脸都是温热的啊”

    男人低低一笑,趁机握住她的手:“在下当真生的如此一副好皮囊?刚见面老板娘就要轻薄在下?”

    她这才反应过来,触电一般将手从他掌中抽了回来,面无表情提起裙摆就要往客栈里冲,却不想被人一把搂进怀里玉。

    “这半年,真让我好找啊。”

    “张煜臣那臭小子嘴严实的很,我撬了一年半,才撬出江南两个字。”

    “惜儿,这半年,我把江南的每一座城池都找了个遍,这是最后一座了。我本想着,若是还寻不到你,我就找个乡下,孤寂此生了泽。”

    “所以你发发慈悲收留我,不要让我孤寂一生好不好?”

    他将脑袋埋进她的颈间,贪婪地吸取她身上的香气,低低呢喃的话语,像极了他们刚定情时床笫间意乱情迷的模样泽。

    怀中的人迟迟没有声响,宋轶戈心中蓦地酸涩,却又苦笑起来。

    他早就做好会被拒绝的准备了,既然她如此抗拒,那他就多求求她吧。

    抬起头,本以为迎接他的会是一张冷冰冰的脸,谁知映入眼帘的,竟是她红透了的眼眶。

    “那我就发发慈悲”她的声音微如蚊吟,却让人觉得是下了极大的决心:“收留你一辈子吧。”